乐动体育篮球比赛-
中国基金报 安曼曾经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却在功成名就之时,在权力的漩涡中日渐迷失

乐动体育篮球比赛-

中国基金报 安曼

曾经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却在功成名就之时,在权力的漩涡中日渐迷失

中国基金报 安曼

曾经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却在功成名就之时,在权力的漩涡中日渐迷失。在长达14年的时间里,个人决定给自己发经营者奖励,累计近3000万元。

1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通告,讲述了“交通明星”云南路桥董事长鲁仕泽是如何将自己的人生路修向了“牢房”的故事。

中饱私囊、亏空上市公司

擅自向民间借高利贷超36亿

年利率超24%

作为国有企业的“一把手”,云南路桥董事长鲁仕泽理应带头遵纪守法,努力工作,肩负起保值增值的责任,但他却利用手中权力挖空企业、中饱私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2005年至2006年,鲁仕泽与刘某某等人利用职权,采取虚列施工成本的手段套取资金,将424.43万元以2004年度、2005年度奖金的名义发给148名员工。

2007年12月,鲁仕泽指使刘某某,通过个屯公路项目虚列工程施工成本的方式,套取资金1361.43万元,将其中的937万元折价购买公司职工持有的1133.50万股空股,以2004年度生产经营奖金的名义奖励给165名职工,造成公司经济损失3689.54万元,其中,鲁仕泽实得50万元。

2010年至2018年,鲁仕泽未经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未向国有出资人楚雄州国资委申报、批准,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社会融资,超越职权成立公司融资工作小组,擅自决定向社会融资借款人民币365032.68万元,并向借款方支付利息134294.17万元,其中超过年利率24%的支付利息为45048.91万元,未按合同约定擅自提高利率向借贷方多支付利息3917.34万元,造成公司严重损失。

2005年至2018年间,鲁仕泽违反国家规定滥用职权,造成云南路桥公司损失8031.31万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从云南路桥的年报来看,云南路桥在2010年时的净利润还有1.6亿元,此后逐年减少,到2016年时,净利润亏损居然高达4.9亿元。

在公司亏损如此严重的情况之下,鲁仕泽不仅利用手中权力中饱私囊,还连续14年给自己发放经营贡奖励,累计高达3000万元。

14年间”独宠“自己

给自己发放近3000万元奖励

中纪委称,鲁仕泽在担任路桥公司“一把手”后,肆意妄为,迷失在权力里,再加上外部监督乏力,使其错误长期得不到纠正,导致鲁仕泽的纪法底线一次次被贪欲突破,党性、道德、操守全面溃堤决口。

2010年3月,鲁仕泽为了回购由北京高能控股公司持有的云南路桥公司股份,欲从公司获得资金用于个人购买高能控股公司的股份,利用职务便利,私下与公司财务总监刘某某等人商量后,违反公司规定,未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批准,以发放融资奖的名义将公司资金1448万元发放给公司有关人员。其中,鲁仕泽安排刘某某直接发放融资奖985万元,鲁仕泽分得910万元,刘某某分得15万元,其余10人分得5至10万元不等。

鲁仕泽在个人购买高能控股公司股份资金不够的情况下,与刘某某继续共谋,将云南路桥公司资金463万元以往来款形式打入公司下属的个屯公路隧道开发有限公司账户。随后,鲁仕泽安排刘某某虚构项目施工内容及与工程施工无关的成本及费用,将这463万元现金以发放融资奖的名义发放给相关人员,其中:鲁仕泽分得200万元用于个人购买高能控股公司的股权,刘某某分得25万元,其他管理人员24人分得238万元。

此外,鲁仕泽还以劳苦功高为由,认为自己应有“额外分成”,专权独大,在公司设置经营者奖励项目,“独宠”自己。

2002年至2015年期间,鲁仕泽利用担任云南路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便利,违反公司章程及有关规定,连续14个年度,个人决定给自己发经营者奖励,将路桥公司合计2971.78万元资金直接非法侵吞占为己有。

生活腐败、豪宅别墅

退休后锒铛入狱17年

中纪委在文中还描述了鲁仕泽生活中腐败一面。

据报道,事业有成,鲁仕泽开始追求所谓的“高品质生活”,享乐主义如野草般疯长。就这样,靠着手中的审批权力,鲁仕泽全然将公司当成了私人保险箱。他开始追求更豪华、更高档的享受,金表华服、珍馐美馔、豪宅别墅,接待上级的宴席不够高档,是“不给面子”,开会时不在五星级酒店,是“没有重视”。在公务活动中,讲排场、比阔气,铺张浪费,在生活中,追求贵族化、吃喝玩乐……

2013年至2018年4月,云南路桥公司及下属公司违规利用公款购买高档烟酒、名贵茶叶、土特产等支出1268.45万元,鲁仕泽身为云南路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对此不纠正、不制止;2011年至2016年,未经云南省第四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楚雄州国资委审批同意,云南路桥公司违规购置公务用车22辆支出资金982.52万元,其中个人签批336.97万元。

2019年5月,鲁仕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2019年10月,鲁仕泽受到开除党籍处分。2020年12月24日,法院依法以贪污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鲁仕泽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违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

然而事实上,鲁仕泽已经于2018年4月退休。本以为安然退休,万无一失,没想到天网恢恢,终究没有逃过法律的审判。

而在新三板上市的云南路桥的股价,从最高近50元/股跌到最低0.12元/股,也因为拖欠工程款等问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及债权金额15.57亿元。